搜索
确认
取消
新闻业绩
为国内外客户及时提供专业的、全面的、务实的法律及商务解决方案
/
/
湘晋业绩
资讯分类
优秀案例选登|舒某某与孙某某清算责任纠纷案
优秀案例选登|舒某某与孙某某清算责任纠纷案
一、案情简介 2012年3月15日,舒某某、孙某某以及案外人田某某签订《合伙合同》一份,该合同主要约定:三人合伙经营生猪养殖、繁殖以及销售,合伙名称为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合伙期限为2012年3月15日至2030年3月14日,出资方式为:孙某某以现金方式出资,占52%的合伙股份,舒某某以现金方式出资,占40%的合伙股份,田某某以现金方式出资(合伙企业盈利前按技术入股,待企业盈利后以分配的利润补缴应出资股份金额),占8%的合伙股份。 2012年10月2日,孙某某、舒某某、田某某制定了《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章程》,该章程主要内容为:公司名称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经营范围种猪、二杂母猪、商品猪生产销售、饲料经营、种植业、养殖业经营销售,公司注册资本200000元,股东孙某某现金出资104000元,出资比例52%,股东舒某某现金出资80000元,出资比例40%,股东田某某现金出资16000元,出资比例8%,前述出资在公司注册时一次性缴清。2012年11月6日,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在工商行政管理局正式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为孙某某。2012年3月15日至2013年4月1日,舒某某共计投入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现金296916元。 2013年9月26日,孙某某、舒某某、田某某形成股东会决议,该股东会决议主要内容为:田某某退股,其8%的股份分别转让4%给孙某某和舒某某,即孙某某占股比例为56%,舒某某占股比例为44%,田某某不收取股份转让费。田某某退股未在工商部门办理变更登记。 2014年10月20日,孙某某个人以公司三名股东的名义形成了《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内容为解散公司,并由三名股东成立清算组,清算组负责人为孙某某,清算组在公司登记机关进行了备案。同时,孙某某委托李某某办理公司的注销登记。孙某某为了注销公司,向市场监督管理局提交了《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清算报告》一份,载明公司清算组于2014年10月22日通知公司债权人申报债权,截止2014年10月20日,公司净资产为199843.16元。2014年12月16日,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注销。 二、律师承办过程 2019年3月18日,舒某某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孙某某偿还舒某某多支付的股金21.2万元,并支付原告利润86278.35元。法院以合伙协议纠纷为案由立案受理。 一审开庭前,舒某某委托我所陈优律师代理本案。因该公司的清算报告中载明清算后的公司净资产为199843.16元,不存在利润分配的问题,而是公司清算后的剩余财产分配,故在开庭过程中,我方变更诉讼请求为:判令被告孙某某偿还原告舒某某多支付的股金22万元,并支付原告舒某某公司清算剩余财产分配款87930.99元。 孙某某当庭提出反诉,后因不依法缴纳诉讼费被法院裁定按自动撤诉处理。 孙某某答辩意见称:原、被告之间属于合伙关系,双方于2012年3月15日签订合伙协议,合伙一直持续到2017年12月,原、被告成立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并未终止合伙关系,而是用于合伙企业经营的一种模式,双方仍是一种合伙关系;在2014年12月注销公司,被告是知情的,而且注销公司的目的也是为了贷款继续经营猪场,向市场监督管理局提交的清算报告是虚构的,并非真实情况;被告每一个月都将猪场的经营情况通过QQ邮箱发送给了被告的丈夫,合伙企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原告的亲戚也一直在猪场工作,合伙期间共计亏损1152940元,双方应按照出资比例承担亏损;在整个合伙期间,原告出资为296916元。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我方代理意见主要为: 一、本案的案由应为清算责任纠纷,而不是合伙协议纠纷。 原告起诉的理由是被告采取弄虚作假的方式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公司注销登记,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原、被告及案外人田某某三方签订合伙合同的目的是成立xx牧业公司,该合伙合同的性质在法律上属于公司成立前的发起人协议,之后三方又签订了公司章程,在xx牧业公司登记成立后,该合伙合同已被公司章程所替代,合伙合同已经终止,三方履行的是公司章程,合伙合同不再履行。因此,本案的案由应为清算责任纠纷,而不是合伙协议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修改后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的通知》第三条第2款的规定,应相应变更本案的案由为清算责任纠纷。 二、被告作为xx牧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实际控制人,冒充公司股东的签字,未经依法清算,采取弄虚作假的方式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公司注销登记,并无偿占有、使用公司剩余财产,违反了诚实信用及等价有偿的基本原则,依法应向原告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原告在xx牧业公司享有股东和债权人的双重身份。首先,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及工商登记资料,原告系xx牧业公司的合法股东,原告应缴出资为8万元,多投入的22万元应计入原告与xx牧业公司的往来款,属于原告对xx牧业公司享有的债权。在xx牧业公司清算时,原告享有股东与债权人的一切法定权利。在xx牧业公司清算过程中,原告对公司的解散、清算均不知情,也未参与,未在股东会决议及清算报告上签字,更没有收到债权申报通知。2014年12月xx牧业公司就已被注销,但直到2017年12月17日原、被告双方协商时,被告仍然隐瞒事实真相,之后原告通过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查询才得知公司已被被告违法注销。被告系采取弄虚作假的方式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公司注销登记,xx牧业公司根本未经依法清算。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九条的规定,被告作为xx牧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应当承担虚假清算的法律责任,对作为公司债权人的原告承担赔偿责任,将原告多支付的22万元返还给原告。 其次,根据清算报告,xx牧业公司在清算结束时,尚有净资产199843.16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清偿公司债务后的剩余财产,有限责任公司按照股东的出资比例分配。但在本案中,原告未得到任何分配,剩余的净资产一直是由被告以个体工商户的名义无偿占有、使用。经查询,经营者为被告的孙某生态养殖家庭农场是2014年10月28日登记设立的,经营范围与xx牧业公司基本一致。被告冒充xx牧业公司其他两位股东(即原告和案外人田某某)签字形成的xx牧业公司股东会决议决定解散、清算公司的时间是2014年10月20日,与孙某生态养殖家庭农场的登记设立时间仅相差一周,在xx牧业公司清算后,被告没有支付任何对价,一直在无偿占有、使用猪舍等剩余财产,被告完全是有意为之,恶意侵吞公司财产,违反了诚实信用和等价有偿的基本原则。因此,被告应当将xx牧业公司清算后的剩余财产按照出资比例支付给原告。 三、本案所涉及的xx牧业公司已经注销,不可逆转,也无法进行再次清算,孙某某以清算组的名义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提交的清算报告具有公示作用,无论该清算报告是否真实,孙某某都要承担法律责任,孙某某至少要按照清算报告中记载的数据承担法律责任,因为清算报告系孙某某一手操纵完成,再次对公司进行清算已无任何可能,在法律上也无其他有效途径核实公司的剩余财产金额,因此按照清算报告中记载的数据要求孙某某承担法律责任是最低限度,对未参与清算的股东舒某某也是最低程度的保护。 三、裁判观点及结果 一审法院裁判观点: 一、原、被告于2012年3月15日签订合伙合同,约定合伙经营生猪养殖、繁殖以及销售,并约定了各自的出资比例等内容,2012年10月2日,原、被告制定了《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章程》,该章程载明的经营内容、出资比例等与合伙合同内容一致,且原、被告作为股东依法登记成立了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孙某某,故在该公司存续期间,原、被告属于公司股东,不属于合伙关系;原告主张本案为清算责任纠纷,故本院依法将本案案由合伙协议纠纷变更为清算责任纠纷。 二、被告孙某某为了达到注销公司的目的,没有经过股东会议,没有组成清算组,没有经过清算程序,其出具的清算报告属于虚假报告,故该清算报告上载明的净资产并不客观真实,不能认定为公司的剩余财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二款“公司财产在分别支付清算费用、职工的工资、社会保险费用和法定补偿金,缴纳所欠税款,清偿公司债务后的剩余财产,有限责任公司按照股东的出资比例分配,股份有限公司按照股东持有的股份比例分配。”的规定,对原告主张分配公司清算剩余财产87930.99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以支持。 三、按照公司章程,原告的出资为8万元,现被告认可原告共计支付296916元到公司,然而期间并未任何公司增资的决议,故原告主张超过其出资8万元的部分属于对公司的债权,本院予以支持,本院确认债权为216916元(296916元-80000元)。被告孙某某作为公司大股东、法定代表人,未经清算,以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了法人注销登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九十条第一款“清算组成员应当忠于职守,依法履行清算义务。”、第三款“清算组成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公司或者债权人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九条“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以及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公司解散后,恶意处置公司财产给债权人造成损失,或者未经依法清算,以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法人注销登记,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的规定,原告要求被告孙某某赔偿损失即返还多支付的金额符合法律规定,原告请求的金额有误,本院确认为216916元。 一审裁判结果: 一、被告孙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舒某某216916元。 二、驳回原告舒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原、被告双方均不服一审判决,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二审裁判观点: 一、舒某某投入的超过注册资本金的款项性质。舒某某投入的超过注册资本金的款项性质的问题。孙某某上诉主张孙某某与舒某某系合伙关系,舒某某投入的超过注册资本以外的款项属于投资款,且已在经营过程中亏损,孙某某不应退还。本院认为孙某某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分析如下:一、孙某某与舒某某之间虽签订有合伙合同,但根据双方之后的行为推断,包括制定公司章程、行使股东权利等,孙某某与舒某某根据之前的合伙合同成立了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因此,合伙合同本质上属于孙某某与舒某某为了成立公司而形成的发起人协议,双方并不是合伙关系,而是公司内部的股东关系。二、股东向公司投入的资本分为债权投资与股权投资,债权投资形成借款法律关系,可以要求公司返还。股权投资转移投资款项所有权,不能任意要求公司返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七项及第四十三条之规定,公司增加注册资本属于股东会职权且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股东追加投资应有股东会决议的形式要件。本案中,因公司已注销,对舒某某超过注册资本投入的款项,没有证据显示孙某某、舒某某召开过股东会表决增加投资事宜,且公司亦未对孙某某、舒某某的股本金数额变更计入公司章程、变更登记于公司登记部门。据此,在增加投资形式要件缺失及意思表示不明的情况下,舒某某超过注册资本投入的款项应属于对公司的债权,由公司负责偿还。三、舒某某借给公司的款项,本应由公司负责偿还,但因孙某某没有经过清算程序,违法注销公司,造成舒某某无法向公司主张债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九条“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以及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公司解散后,恶意处置公司财产给债权人造成损失,或者未经依法清算,以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法人注销登记,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之规定,舒某某要求孙某某承担支付超过注册资本款项的责任,本院予以支持,孙某某的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认定金额216916元并无不当。 二、舒某某能否依据清算报告主张利润分配。针对舒某某能否依据清算报告主张利润分配的问题。舒某某主张孙某某违法注销公司,孙某某应依据清算报告支付舒某某利润款87930.99元。本院认
查看详情
一、案情简介 2012年3月15日,舒某某、孙某某以及案外人田某某签订《合伙合同》一份,该合同主要约定:三人合伙经营生猪养殖、繁殖以及销售,合伙名称为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合伙期限为2012年3月15日至2030年3月14日,出资方式为:孙某某以现金方式出资,占52%的合伙股份,舒某某以现金方式出资,占40%的合伙股份,田某某以现金方式出资(合伙企业盈利前按技术入股,待企业盈利后以分配的利润补缴应出资股份金额),占8%的合伙股份。 2012年10月2日,孙某某、舒某某、田某某制定了《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章程》,该章程主要内容为:公司名称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经营范围种猪、二杂母猪、商品猪生产销售、饲料经营、种植业、养殖业经营销售,公司注册资本200000元,股东孙某某现金出资104000元,出资比例52%,股东舒某某现金出资80000元,出资比例40%,股东田某某现金出资16000元,出资比例8%,前述出资在公司注册时一次性缴清。2012年11月6日,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在工商行政管理局正式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为孙某某。2012年3月15日至2013年4月1日,舒某某共计投入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现金296916元。 2013年9月26日,孙某某、舒某某、田某某形成股东会决议,该股东会决议主要内容为:田某某退股,其8%的股份分别转让4%给孙某某和舒某某,即孙某某占股比例为56%,舒某某占股比例为44%,田某某不收取股份转让费。田某某退股未在工商部门办理变更登记。 2014年10月20日,孙某某个人以公司三名股东的名义形成了《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内容为解散公司,并由三名股东成立清算组,清算组负责人为孙某某,清算组在公司登记机关进行了备案。同时,孙某某委托李某某办理公司的注销登记。孙某某为了注销公司,向市场监督管理局提交了《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清算报告》一份,载明公司清算组于2014年10月22日通知公司债权人申报债权,截止2014年10月20日,公司净资产为199843.16元。2014年12月16日,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注销。 二、律师承办过程 2019年3月18日,舒某某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孙某某偿还舒某某多支付的股金21.2万元,并支付原告利润86278.35元。法院以合伙协议纠纷为案由立案受理。 一审开庭前,舒某某委托我所陈优律师代理本案。因该公司的清算报告中载明清算后的公司净资产为199843.16元,不存在利润分配的问题,而是公司清算后的剩余财产分配,故在开庭过程中,我方变更诉讼请求为:判令被告孙某某偿还原告舒某某多支付的股金22万元,并支付原告舒某某公司清算剩余财产分配款87930.99元。 孙某某当庭提出反诉,后因不依法缴纳诉讼费被法院裁定按自动撤诉处理。 孙某某答辩意见称:原、被告之间属于合伙关系,双方于2012年3月15日签订合伙协议,合伙一直持续到2017年12月,原、被告成立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并未终止合伙关系,而是用于合伙企业经营的一种模式,双方仍是一种合伙关系;在2014年12月注销公司,被告是知情的,而且注销公司的目的也是为了贷款继续经营猪场,向市场监督管理局提交的清算报告是虚构的,并非真实情况;被告每一个月都将猪场的经营情况通过QQ邮箱发送给了被告的丈夫,合伙企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原告的亲戚也一直在猪场工作,合伙期间共计亏损1152940元,双方应按照出资比例承担亏损;在整个合伙期间,原告出资为296916元。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我方代理意见主要为: 一、本案的案由应为清算责任纠纷,而不是合伙协议纠纷。 原告起诉的理由是被告采取弄虚作假的方式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公司注销登记,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原、被告及案外人田某某三方签订合伙合同的目的是成立xx牧业公司,该合伙合同的性质在法律上属于公司成立前的发起人协议,之后三方又签订了公司章程,在xx牧业公司登记成立后,该合伙合同已被公司章程所替代,合伙合同已经终止,三方履行的是公司章程,合伙合同不再履行。因此,本案的案由应为清算责任纠纷,而不是合伙协议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修改后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的通知》第三条第2款的规定,应相应变更本案的案由为清算责任纠纷。 二、被告作为xx牧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实际控制人,冒充公司股东的签字,未经依法清算,采取弄虚作假的方式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公司注销登记,并无偿占有、使用公司剩余财产,违反了诚实信用及等价有偿的基本原则,依法应向原告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原告在xx牧业公司享有股东和债权人的双重身份。首先,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及工商登记资料,原告系xx牧业公司的合法股东,原告应缴出资为8万元,多投入的22万元应计入原告与xx牧业公司的往来款,属于原告对xx牧业公司享有的债权。在xx牧业公司清算时,原告享有股东与债权人的一切法定权利。在xx牧业公司清算过程中,原告对公司的解散、清算均不知情,也未参与,未在股东会决议及清算报告上签字,更没有收到债权申报通知。2014年12月xx牧业公司就已被注销,但直到2017年12月17日原、被告双方协商时,被告仍然隐瞒事实真相,之后原告通过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查询才得知公司已被被告违法注销。被告系采取弄虚作假的方式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公司注销登记,xx牧业公司根本未经依法清算。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九条的规定,被告作为xx牧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应当承担虚假清算的法律责任,对作为公司债权人的原告承担赔偿责任,将原告多支付的22万元返还给原告。 其次,根据清算报告,xx牧业公司在清算结束时,尚有净资产199843.16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清偿公司债务后的剩余财产,有限责任公司按照股东的出资比例分配。但在本案中,原告未得到任何分配,剩余的净资产一直是由被告以个体工商户的名义无偿占有、使用。经查询,经营者为被告的孙某生态养殖家庭农场是2014年10月28日登记设立的,经营范围与xx牧业公司基本一致。被告冒充xx牧业公司其他两位股东(即原告和案外人田某某)签字形成的xx牧业公司股东会决议决定解散、清算公司的时间是2014年10月20日,与孙某生态养殖家庭农场的登记设立时间仅相差一周,在xx牧业公司清算后,被告没有支付任何对价,一直在无偿占有、使用猪舍等剩余财产,被告完全是有意为之,恶意侵吞公司财产,违反了诚实信用和等价有偿的基本原则。因此,被告应当将xx牧业公司清算后的剩余财产按照出资比例支付给原告。 三、本案所涉及的xx牧业公司已经注销,不可逆转,也无法进行再次清算,孙某某以清算组的名义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提交的清算报告具有公示作用,无论该清算报告是否真实,孙某某都要承担法律责任,孙某某至少要按照清算报告中记载的数据承担法律责任,因为清算报告系孙某某一手操纵完成,再次对公司进行清算已无任何可能,在法律上也无其他有效途径核实公司的剩余财产金额,因此按照清算报告中记载的数据要求孙某某承担法律责任是最低限度,对未参与清算的股东舒某某也是最低程度的保护。 三、裁判观点及结果 一审法院裁判观点: 一、原、被告于2012年3月15日签订合伙合同,约定合伙经营生猪养殖、繁殖以及销售,并约定了各自的出资比例等内容,2012年10月2日,原、被告制定了《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章程》,该章程载明的经营内容、出资比例等与合伙合同内容一致,且原、被告作为股东依法登记成立了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孙某某,故在该公司存续期间,原、被告属于公司股东,不属于合伙关系;原告主张本案为清算责任纠纷,故本院依法将本案案由合伙协议纠纷变更为清算责任纠纷。 二、被告孙某某为了达到注销公司的目的,没有经过股东会议,没有组成清算组,没有经过清算程序,其出具的清算报告属于虚假报告,故该清算报告上载明的净资产并不客观真实,不能认定为公司的剩余财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二款“公司财产在分别支付清算费用、职工的工资、社会保险费用和法定补偿金,缴纳所欠税款,清偿公司债务后的剩余财产,有限责任公司按照股东的出资比例分配,股份有限公司按照股东持有的股份比例分配。”的规定,对原告主张分配公司清算剩余财产87930.99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以支持。 三、按照公司章程,原告的出资为8万元,现被告认可原告共计支付296916元到公司,然而期间并未任何公司增资的决议,故原告主张超过其出资8万元的部分属于对公司的债权,本院予以支持,本院确认债权为216916元(296916元-80000元)。被告孙某某作为公司大股东、法定代表人,未经清算,以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了法人注销登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九十条第一款“清算组成员应当忠于职守,依法履行清算义务。”、第三款“清算组成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公司或者债权人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九条“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以及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公司解散后,恶意处置公司财产给债权人造成损失,或者未经依法清算,以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法人注销登记,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的规定,原告要求被告孙某某赔偿损失即返还多支付的金额符合法律规定,原告请求的金额有误,本院确认为216916元。 一审裁判结果: 一、被告孙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舒某某216916元。 二、驳回原告舒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原、被告双方均不服一审判决,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二审裁判观点: 一、舒某某投入的超过注册资本金的款项性质。舒某某投入的超过注册资本金的款项性质的问题。孙某某上诉主张孙某某与舒某某系合伙关系,舒某某投入的超过注册资本以外的款项属于投资款,且已在经营过程中亏损,孙某某不应退还。本院认为孙某某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分析如下:一、孙某某与舒某某之间虽签订有合伙合同,但根据双方之后的行为推断,包括制定公司章程、行使股东权利等,孙某某与舒某某根据之前的合伙合同成立了xx牧业发展有限公司。因此,合伙合同本质上属于孙某某与舒某某为了成立公司而形成的发起人协议,双方并不是合伙关系,而是公司内部的股东关系。二、股东向公司投入的资本分为债权投资与股权投资,债权投资形成借款法律关系,可以要求公司返还。股权投资转移投资款项所有权,不能任意要求公司返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七项及第四十三条之规定,公司增加注册资本属于股东会职权且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股东追加投资应有股东会决议的形式要件。本案中,因公司已注销,对舒某某超过注册资本投入的款项,没有证据显示孙某某、舒某某召开过股东会表决增加投资事宜,且公司亦未对孙某某、舒某某的股本金数额变更计入公司章程、变更登记于公司登记部门。据此,在增加投资形式要件缺失及意思表示不明的情况下,舒某某超过注册资本投入的款项应属于对公司的债权,由公司负责偿还。三、舒某某借给公司的款项,本应由公司负责偿还,但因孙某某没有经过清算程序,违法注销公司,造成舒某某无法向公司主张债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九条“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以及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公司解散后,恶意处置公司财产给债权人造成损失,或者未经依法清算,以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法人注销登记,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之规定,舒某某要求孙某某承担支付超过注册资本款项的责任,本院予以支持,孙某某的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认定金额216916元并无不当。 二、舒某某能否依据清算报告主张利润分配。针对舒某某能否依据清算报告主张利润分配的问题。舒某某主张孙某某违法注销公司,孙某某应依据清算报告支付舒某某利润款87930.99元。本院认
湘晋业绩
湘晋业绩
发布时间 : 2020-01-08 10:00:00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 湖南省优秀律师事务所 湖南省规范管理示范律师事务所 湘潭市优秀律师事务所 破产管理人资质  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成立于1996年3月; 2006年10月被评为本市唯一的首届“湖南省优秀律师事务所”; 2010年6月受政府委托承办湘潭市中小企业法律服务中心,同年10月被湖南省经信委认定为“湖南省中小企业核心服务机构”;  2010年12月,湘晋所迁至1500㎡的自主产权新办公楼,成为湘潭市办公场所最大的律师事务所。同时“湘潭市2011年中小企业法律服务活动年”在湘晋所启动;  2010年,湘晋所被湘潭市委常委确定为在政法系统唯一的争先创优联系点,先后有中组部、司法部、全国律协、省委组织部、省司法厅、省经信委、市委、市政府、市人大等各级领导来湘晋所考察、调研;  2011年3月,受聘为湘潭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常年法律顾问;  2011年5月,当选为湖南省企业法律顾问协会第三届理事会理事;  2011年8月,荣获中国银行间市场协会从事非上市融资业务资格;  2011年11月被评为本地区唯一“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  企业法律服务  湘晋所自成立以来一直把企业法律服务作为业务重点,先后担任了湘潭锰业集团有限公司、湖南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江麓机电科技公司、湖南省第三工程公司、湘潭平安电气有限公司、湘潭宜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近500家企业的常年法律顾问。  (1)2010年6月湘晋所受承办的湘潭市中小企业法律服务中心成立后,已吸纳中小企业签约会员和免费会员106家;  (2)2010年11月参与了平安电气、崇德科技、英格瑞斯等23家企业的法律巡诊并提出法律诊断报告;  (3)协助、参与风险投资机构对世通电器、伟鸿实业等30余家有融资意向或上市需求的企业进行可行性调查;  (4)2011年,开展了“中小企业法律服务年”活动。  风险代理债权清收  湘晋所在全国业内首创“事先不收费、事后按效果结算报酬与费用”的全风险办案模式,已累计为湘潭电业局、湘潭锰矿、湖南江麓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及破产管理人、江麓机电科技有限公司、湖南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等企业代理债权淸收案件2000余件,收回应收款5亿多元。  (1)清收了湘潭电业局与湘潭某矿业公司(陈欠电费5400万元)、湖南江南机器集团有限公司(陈欠电费1100万元)、湘潭锰矿破产管理人(陈欠电费3200万元);  (2)清收了湖南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与抚顺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货款1200万元)、上钢三厂(货款210万元)、贵阳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货款480万元)等案件。在全风险代理的疑难执行案件中,湘晋所律师凭借丰富的债权清收经验,往往让法院无法执行的案件峰回路转,如:湖南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与贵阳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纠纷执行案、湖南江麓机械集团有限公司与陕西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纠纷执行案等,都是在其它律师代理多年法院执行无果的情况下取得满意效果的执行案例。  (3)为湖南江麓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及破产管理人、江麓机电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等长期采取全风险办案。  金融信贷法律服务  湘晋所拥有湘潭市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和中国银行的案件办理人资质,成功代理了数百起贷款纠纷案件、数十起涉银行剥离不良资产追索案。  (1)湘潭市建设银行确定湘晋所为唯一服务单位,协助其追回不良个人贷款数百万元。  (2)2010年4月,湘潭市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建北支行诉湘潭市楚天金属制品有限公司、锦宏重工业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两案(标的近4000万元)公开向外招标。这是湘潭市金融系统第一次采取招标形式委托案件,湘晋所成功中标。  破产清算法律服务  湘晋所是我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的三个拥有破产管理人资质的律师事务所之一。  (1)先后担任湘潭市宏泰电机泵业有限公司和湘潭新华亿电工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的破产管理人;  (2)担任了湘潭锰矿和湖南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的破产清算组法律顾问;  (3)负责湘潭液压机械厂等企业的改制、清算工作。  房地产、建筑工程法律服务  湘晋所现担任了湘潭市晨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湘潭市宜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湘潭高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湖南弘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湖南省第三工程公司等十多家房地产公司、建筑公司的法律顾问。  (1)湘晋所为“宜华.湘江名城”项目从立项、招投标、开发建设、楼盘销售、交付验房、前期物业管理等各个环节法律服务;  (2)湘晋所担任了湖南省建三公司等多家建筑工程公司的法律顾问,协助公司降低项目风险,维护公司合法权益,保障项目顺利建成并投入使用。  涉外案件法律服务  湘晋所拥有本市唯一能直接为客户提供涉外法律事务的律师团队。  (1)浙江吉利装潢材料有限公司诉阿尔麦莎铝业销售有限公司(土耳其)国际商会仲裁案;  (2)湘潭江南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诉华图航运有限公司“国际海运无单放货”案,香港金领有限公司中国内地直接投资“中外合作企业合同纠纷”仲裁案;  (3)湘潭交通印刷厂与美国柯达公司印刷机械质量争议案。  知识产权法律服务  湘晋知识产权律师团队主要依托湘潭大学、湖南科技大学在有关领域内的专家教授与极具实务经验的律师共同组成,在商标、专利、著作权、商业秘密的领域为客户提供专项、精深的法律服务。  (1)为国内知名证券公司处理公司分立后遗留的商标权纠纷;  (2)为长沙增强节能科技有限公司引进专利投资提供法律意见;  (3)代理湖南某公司诉江西某公司专利权侵权案件。
查看详情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 湖南省优秀律师事务所 湖南省规范管理示范律师事务所 湘潭市优秀律师事务所 破产管理人资质  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成立于1996年3月; 2006年10月被评为本市唯一的首届“湖南省优秀律师事务所”; 2010年6月受政府委托承办湘潭市中小企业法律服务中心,同年10月被湖南省经信委认定为“湖南省中小企业核心服务机构”;  2010年12月,湘晋所迁至1500㎡的自主产权新办公楼,成为湘潭市办公场所最大的律师事务所。同时“湘潭市2011年中小企业法律服务活动年”在湘晋所启动;  2010年,湘晋所被湘潭市委常委确定为在政法系统唯一的争先创优联系点,先后有中组部、司法部、全国律协、省委组织部、省司法厅、省经信委、市委、市政府、市人大等各级领导来湘晋所考察、调研;  2011年3月,受聘为湘潭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常年法律顾问;  2011年5月,当选为湖南省企业法律顾问协会第三届理事会理事;  2011年8月,荣获中国银行间市场协会从事非上市融资业务资格;  2011年11月被评为本地区唯一“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  企业法律服务  湘晋所自成立以来一直把企业法律服务作为业务重点,先后担任了湘潭锰业集团有限公司、湖南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江麓机电科技公司、湖南省第三工程公司、湘潭平安电气有限公司、湘潭宜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近500家企业的常年法律顾问。  (1)2010年6月湘晋所受承办的湘潭市中小企业法律服务中心成立后,已吸纳中小企业签约会员和免费会员106家;  (2)2010年11月参与了平安电气、崇德科技、英格瑞斯等23家企业的法律巡诊并提出法律诊断报告;  (3)协助、参与风险投资机构对世通电器、伟鸿实业等30余家有融资意向或上市需求的企业进行可行性调查;  (4)2011年,开展了“中小企业法律服务年”活动。  风险代理债权清收  湘晋所在全国业内首创“事先不收费、事后按效果结算报酬与费用”的全风险办案模式,已累计为湘潭电业局、湘潭锰矿、湖南江麓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及破产管理人、江麓机电科技有限公司、湖南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等企业代理债权淸收案件2000余件,收回应收款5亿多元。  (1)清收了湘潭电业局与湘潭某矿业公司(陈欠电费5400万元)、湖南江南机器集团有限公司(陈欠电费1100万元)、湘潭锰矿破产管理人(陈欠电费3200万元);  (2)清收了湖南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与抚顺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货款1200万元)、上钢三厂(货款210万元)、贵阳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货款480万元)等案件。在全风险代理的疑难执行案件中,湘晋所律师凭借丰富的债权清收经验,往往让法院无法执行的案件峰回路转,如:湖南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与贵阳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纠纷执行案、湖南江麓机械集团有限公司与陕西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纠纷执行案等,都是在其它律师代理多年法院执行无果的情况下取得满意效果的执行案例。  (3)为湖南江麓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及破产管理人、江麓机电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等长期采取全风险办案。  金融信贷法律服务  湘晋所拥有湘潭市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和中国银行的案件办理人资质,成功代理了数百起贷款纠纷案件、数十起涉银行剥离不良资产追索案。  (1)湘潭市建设银行确定湘晋所为唯一服务单位,协助其追回不良个人贷款数百万元。  (2)2010年4月,湘潭市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建北支行诉湘潭市楚天金属制品有限公司、锦宏重工业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两案(标的近4000万元)公开向外招标。这是湘潭市金融系统第一次采取招标形式委托案件,湘晋所成功中标。  破产清算法律服务  湘晋所是我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的三个拥有破产管理人资质的律师事务所之一。  (1)先后担任湘潭市宏泰电机泵业有限公司和湘潭新华亿电工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的破产管理人;  (2)担任了湘潭锰矿和湖南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的破产清算组法律顾问;  (3)负责湘潭液压机械厂等企业的改制、清算工作。  房地产、建筑工程法律服务  湘晋所现担任了湘潭市晨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湘潭市宜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湘潭高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湖南弘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湖南省第三工程公司等十多家房地产公司、建筑公司的法律顾问。  (1)湘晋所为“宜华.湘江名城”项目从立项、招投标、开发建设、楼盘销售、交付验房、前期物业管理等各个环节法律服务;  (2)湘晋所担任了湖南省建三公司等多家建筑工程公司的法律顾问,协助公司降低项目风险,维护公司合法权益,保障项目顺利建成并投入使用。  涉外案件法律服务  湘晋所拥有本市唯一能直接为客户提供涉外法律事务的律师团队。  (1)浙江吉利装潢材料有限公司诉阿尔麦莎铝业销售有限公司(土耳其)国际商会仲裁案;  (2)湘潭江南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诉华图航运有限公司“国际海运无单放货”案,香港金领有限公司中国内地直接投资“中外合作企业合同纠纷”仲裁案;  (3)湘潭交通印刷厂与美国柯达公司印刷机械质量争议案。  知识产权法律服务  湘晋知识产权律师团队主要依托湘潭大学、湖南科技大学在有关领域内的专家教授与极具实务经验的律师共同组成,在商标、专利、著作权、商业秘密的领域为客户提供专项、精深的法律服务。  (1)为国内知名证券公司处理公司分立后遗留的商标权纠纷;  (2)为长沙增强节能科技有限公司引进专利投资提供法律意见;  (3)代理湖南某公司诉江西某公司专利权侵权案件。
上一页
1
/
/
湘晋业绩

  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成立于1996年5月,是湘潭市执业律师最多、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先后荣获“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湖南省优秀律师事务所”“湖南省规范管理示范律师事务所”等诸多荣誉称号。

  湘晋所立足本地,布局全国,先后加入了全球精品律所联盟(EGLA)、京师律所联盟、中银(长沙)湖南律所联盟、点睛智慧联盟等多个联盟体,与全国200多家律所建立了协作关系,是“湖南省中小企业核心服务机构”。

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湘ICP备19025369号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湘公网安备 43030402000220号

imgboxbg

公众号

imgboxbg

小程序

外部链接

发布时间:2020-03-19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