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确认
取消
关于我们
为国内外客户及时提供专业的、全面的、务实的法律及商务解决方案
/
/
/
优秀案例选登|律师的尺度与温度——A与B、C遗产继承纠纷案

社会责任

优秀案例选登|律师的尺度与温度——A与B、C遗产继承纠纷案

  • 分类:案例中心
  • 作者:张子顺
  • 来源:湘晋原创
  • 发布时间:2020-06-23 11:1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承办律师:张子顺(点击查看承办律师介绍)一、案情简介本案原告B、C,与A’系兄弟姊妹关系,三人母亲于1960年去世,由父亲D抚养长大,A’与本案被告A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一子a。2013年2月,A’因病去世,由于遗产分配各继承人未协商一致,2013年10月,D将A、a起诉至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法院,该案经二审终审,最终确认D获得原A’名下其中一处商业门面(以下称涉案门面)50%的产权及所得租金收益,A

优秀案例选登|律师的尺度与温度——A与B、C遗产继承纠纷案

【概要描述】承办律师:张子顺(点击查看承办律师介绍)一、案情简介本案原告B、C,与A’系兄弟姊妹关系,三人母亲于1960年去世,由父亲D抚养长大,A’与本案被告A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一子a。2013年2月,A’因病去世,由于遗产分配各继承人未协商一致,2013年10月,D将A、a起诉至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法院,该案经二审终审,最终确认D获得原A’名下其中一处商业门面(以下称涉案门面)50%的产权及所得租金收益,A

  • 分类:案例中心
  • 作者:张子顺
  • 来源:湘晋原创
  • 发布时间:2020-06-23 11:10
  • 访问量:
详情

承办律师:张子顺(点击查看承办律师介绍)

一、案情简介

本案原告B、C,与A’系兄弟姊妹关系,三人母亲于1960年去世,由父亲D抚养长大,A’与本案被告A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一子a。

2013年2月,A’因病去世,由于遗产分配各继承人未协商一致,2013年10月,D将A、a起诉至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法院,该案经二审终审,最终确认D获得原A’名下其中一处商业门面(以下称涉案门面)50%的产权及所得租金收益,A支付D房屋面积差额29 384.8元。该二审判决生效后,因A、a不服上述判决,未按期履行生效判决义务,2014年10月,D向人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同月,据当事人陈述,A已将30 000元现金交付给D,但因D病重,除同行证人外,未留存任何书面证据,D也未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结案。次月,D生病去世,执行法院以需要等待继承人继承权利为由,中止了该生效文书的执行。

2015年1月,B、C携D的代书遗嘱,以a为被告起诉至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法院,请求确认遗嘱合法有效,并继承涉案门面的50%产权、租金及D生前享有的29 384元债权。尽管A作为a的代理人对遗嘱的真实性表示了怀疑,但人民法院仍在未经鉴定的情况下对其效力进行了认可。最终经二审判决,确认涉案门面50%产权、租金由B、C继承,并再次确认及D生前享有的29 384元债权由B、C继承。此后,因A、a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未办理房产变更,2016年8月,B、C向人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将涉案门面50%产权变更至B、C名下。

2017年,因未收到涉案门面租金和继承债权29 384元,B、C再次以A、a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决A、a支付上述款项。并不断上门向承租经营户索要租金,致使门面4名租赁户无法继续经营,不再租赁,涉案门面闲置。因之前4次应诉效果不佳,且不堪诉累,二被告共同委托本律师代理此案。截至该起诉前,各家庭成员矛盾十分尖锐,且均存在激进维权,纠缠审判部门和执行机关的情形。

二、律师承办过程

接受委托后,本律师通过研究案情,认识到该案已经涉嫌重复起诉,且可以在执行异议过程中就租金和债权请求进行抗辩。故告知当事人可以通过法律途径实现自身权利,并从程序和实体两方面进行了答辩,在论证不存在租金收益的同时,将辩论重点放在程序违法上,即B、C完全可以通过变更申请执行人主体的方式,恢复原D的执行,而不是为A增加二次债务。经有效沟通,承办法官采信了我方观点,驳回了原告起诉。重新树立了我方当事人理性维权,合法诉讼的信心。

裁定生效后,B、C提交恢复执行申请书,申请恢复D在先申请的执行程序,2017年7月,人民法院启动了恢复执行。执行标的系继承债权29 384.8元。A对该执行不服,再次委托本律师代为介入,保障其合法权益。

本案系执行异议纠纷,经过认真审查执行法院的程序,本律师发现执行过程中同样存在程序错误,即执行依据的错误和变更申请执行人程序违法。代理人从上述观点出发,形成了自己的异议思路,在听证中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最终通过异议、复议和重新审查。让原执行法院采信了我方观点,及时纠正了自身错误,撤销了原执行裁定,核心观点简述如下:

(一)原执行裁定缺乏执行依据。对于执行工作而言,执行依据是基础性也是最关键的组成部分,在申请人2017年7月收到原审法院的《执行裁定书》后,立即通过书面方式递交了《执行异议书》,告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双方并不存在所谓XX号《民事判决书》,该《执行裁定书》应当予以撤销。原审法院在明知执行存在重大问题的情况下,无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继续进行了查封冻结措施。申请人从未自认该执行依据系XX号《民事判决书》,事实上当事人也无权自行修改、认定执行依据,原裁定缺乏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二)B、C未书面申请主体变更,原审法院亦未依法履行法定程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三十条,对于申请执行人的变更,应当是通过受让人主动申请的方式进行,申请方式为书面,并准备相关证据材料,人民法院原则上应当组成合议庭审查并通过公开听证的方式进行确认,并在六十日内形成裁定。被申请人、申请人或其他执行当事人对执行法院作出的变更、追加裁定或驳回申请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但本案中,B、C自始未向原审法院提出任何申请,甚至不敢当面进行对质。而原审法院更是用“自觉自愿”的方式将申请执行人进行了变更,剥夺了当事人的法定权利。

(三)A已经将款项支付至D,B、C无权二次主张。对于该案中的执行款项29 384.8元,A已经于2014年10月通过现金方式进行了交付,除被申请人外,还有双方的亲戚XX、XXX,同行朋友XX可证明。而A并非B、C与a案件的当事人,原裁定提出作为该案代理人的A应当就履行问题提起再审而非执行异议,不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撤销。

由于原执行裁定被撤销,2019年8月,B、C按照我方所设想的,重新申请变更申请执行人,试图再次对A进行强制执行。针对该执行裁定,本律师此次将重点放在了实体争议上,即涉案29 384.8元是否已在2014年10月进行了交付,B、C是否具备可变更执行的财产。在认真调取了还款资金来源证据,寻找到可以作证的原社区工作人员并制作多份调查笔录,形成证据链后,本律师代理A提起执行异议。B、C强制执行难以推进。

在强制执行接连受挫的情况下,通过承办律师与执行法官的劝导沟通,一心试图通过强制执行实现债权的B、C不得不重新回到谈判桌前,思考协商和解的可行性。在协商的过程中,为了保证今后门面租金的归属不再发生争议,经委托人同意,本律师提出了单方收购涉案门面产权的方案,并达成了初步意向。在原执行裁定被撤销,特别是第二次执行异议被法院受理,甚至存在进入执行异议之诉风险之后。对方最终同意以我方所提出,以38万元的价格,一次性出让自己全部门面产权,并撤回全部的执行申请的方案,双方签署执行和解协议,握手言和。持续7年的遗产纠纷最终在和解中落下帷幕。

三、裁判结果

接受委托后,第一次应诉结果:

“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B、C作为D的法定继承人,就同一事实、同一法律关系,在已被本院XXX《民事判决书》: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XXX《民事判决书》和本院XXX《民事判决书》: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XXX《民事判决书》进行判决,且已进入执行程序的情况下,又向本院提起诉讼,违反了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一事不再理的原则,属于重复起诉。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B、C的起诉。”

第一次执行异议结果:

“异议人A认为本院于2017年7月3日,2018年作出的XXX《执行裁定书》违反法定程序,应当予以撤销之异议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但异议人认为前述裁定错误,且B、C并非适格申请执行人,其二人对A的起诉已经本院裁定驳回的异议理由,不具备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第(二)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撤销本院分别于2017年7月3日,2018年6月20日作出的XXX《执行裁定书》。”

第二次执行异议结果:

双方于异议听证之前达成执行和解协议,B、C向岳塘区人民法院申请结案,A亦主动撤回了执行异议申请,实现案结事了。

四、律师评析

本案历经三轮诉讼、两次执行异议,形成裁判文书10余份,最终实现各方和解,让曾经势同水火的一家人握手言和,圆满结案。尽管本案标的不大,审级不高,但亦有其特殊性和代表性,综合整个办案过程,代理律师认为,有两个方面的问题值得我们总结和思考:

(一)重视程序的作用,以程序带动实体。

西方有一句法谚,程序是法治和恣意而治的分水岭。由于现阶段司法实践过程中“重实体,轻程序”的观念客观存在,代理律师也往往拘泥于原告主张的事实是否真实合法,着力于影响法官的自由心证,而忽略了程序的意义,认为程序只是一种简单的炫技或是拖延。而事实上,在实体方面明显不利的时候,利用原告甚至是人民法院的程序失误进行答辩,不仅是维护己方当事人依法享有的诉讼权利,也能为自己争取时间和胜诉机会,在不断寻找突破口的过程中,降低对方当事人的心理预期,甚至最终改变案件的走向。重视程序,也能倒逼司法机关严格依照法律原则和程序承办案件,最大限度地使司法裁判为社会公众所认同和接受,形成社会公众对国家法治的普遍信服和尊重.

就本案而言,由于律师介入时间较晚,当事人自己拟定应诉方案不利,核心事实、财产分配方案和代书遗嘱的真实性已经被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现有的证据材料亦不足推翻原审判决。为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代理人立足程序,先后驳回了权利人的第三次起诉,撤销了权利人的执行裁定,最后在变更申请执行人的过程中找到实体抗辩的角度,让双方不得不再次回到谈判平台,最大程度地维护了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二)转变“零和”思维,充分发挥律师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环境下的作用。

在应诉过程中,当事人委托律师承办案件,其目的十分明确,就是胜诉。胜诉,是每一名律师的基本追求。但是,在处理纠纷特别是民事纠纷中,比起战胜对手,法律人更应当立足于解决纠纷。作为一名代理律师,我们首先应当尊重当事人的需求,但更应当比当事人更了解当事人的真实需求,帮助当事人转变“零和”思维,以和解、共赢的方式解决问题,这才是律师的高级追求,也是一名职业法律人践行社会责任、化解社会矛盾的必由之路。

具体到本案来说,A委托律师,固然源于其对前两案生效判决的不接受、不认可,在于希望驳回B、C对租金和继承债权的诉讼请求。但事实上,且不论现有材料难以支持其诉求,即使通过法律途径成功翻案,双方依然会因为裁判文书无法信服,陷入不断的缠诉缠访之中。同时,因为涉案门面50%归B、C所有,如果双方争执吵闹,势必造成门面长期闲置的不利后果,对共有双方都将造成损失。因此,本律师在执行标的仅为29 384.8继承债权的基础上,不再拘泥于还款是否真实,原判决/裁定是否错误。而是坚持超越执行标的本身,将门面归属、租金与继承债权一并进行调解,即“一方拿房,一方拿钱”的一揽子解决方案。最终在多次沟通和承办法官的主持下,双方签署了《执行和解协议》,一家人也终于握手言和,双方均对法院和律师的工作表示高度认可,这也许才是我理解中本案当事人的真实需求:一家人,本无仇,往来七载对薄公堂,执调落定后,一笑泯恩仇。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
/
/
优秀案例选登|律师的尺度与温度——A与B、C遗产继承纠纷案

  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成立于1996年5月,是湘潭市执业律师最多、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先后荣获“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湖南省优秀律师事务所”“湖南省规范管理示范律师事务所”等诸多荣誉称号。

  湘晋所立足本地,布局全国,先后加入了全球精品律所联盟(EGLA)、京师律所联盟、中银(长沙)湖南律所联盟、点睛智慧联盟等多个联盟体,与全国200多家律所建立了协作关系,是“湖南省中小企业核心服务机构”。

搜索
搜索

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湘ICP备19025369号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本网站已支持IPV6访问 

湘公网安备 43030402000220号

imgboxbg

公众号

imgboxbg

小程序

外部链接

发布时间:2020-03-19 00:00:00